文章详情

  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2. 资讯中心
  3. 行业资讯
  4. 详情

外媒:中国争夺半导体“霸主”地位

大约三年前,当刘易斯(Leo Liu)离开中国去海外留学时,半导体只占据了中国科技产业一个困乏的角落。刘之所以选择研究芯片设计,是因为他对创建可以抵御黑客的高级“黑匣子”芯片的想法着迷。当他从荷兰获得硕士学位后回国时,他被大量的工作机会所困扰。自从他离开以来,国内芯片厂商已经迫切希望找到像他这样的技能的人。



发生了很多变化。当刘离开时,他不知道特朗普政府将对一些中国最大的公司实施制裁,以限制它们获得使用美国技术生产的零部件。由于美国技术是半导体价值链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半导体是多种技术和应用的基础,因此这项出口禁令可能会打击这些公司的全球竞争力。


传统上,半导体行业的定义是,新进入者的回报希望不高,进入壁垒很高。在生产过程的每个阶段都存在专业公司,许多公司几乎完全垄断了各自的市场。中国公司和其他公司长期以来都依赖全球化的价值链以及其他公司的产品。用最高政府官员的话来说,这种依赖已经成为该国技术野心的“瓶颈”。


“这现在是一个热门行业,”刘说。在与他接触的公司中,许多公司的项目已经在进行中,需要人才。并非所有刘探访的人都在创新。一些公司正在开发已经投放市场十年的产品,或者试图降低单个产品的生产成本。一些公司在其名称上添加了“芯片”,只是为了寻找新的资金。制裁导致失去供应渠道的威胁激发了中国寻求更多芯片自主权的动力。这也促使希望从这些国际动态中获利的公司数量迅速增加。


几十年来,中国的决策者一直在谈论发展国内半导体产业。几家中国公司已经成为半导体价值链某些领域的老牌参与者,例如中芯国际和兆芯。


2014年,中国政府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俗称“大基金”,在其第一轮融资中,从国有企业和银行筹集了1387亿元人民币(154亿英镑)。第二年,《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升级中国制造业的工业蓝图,强调了提高“基本核心零部件”的国内市场份额的重要性。


政府已经加强了旨在提高“芯片自主性”和减少对美国技术依赖的政策。它在三月份为芯片公司提供税收减免,并于去年成立了另一支大型基金,规模为2040亿元人民币(226亿英镑)。这不仅是资金的来源;这也是政府在其产业政策中优先考虑半导体的强烈信号。有了这种放心,大量的私人资本流入了半导体行业。在上海科创板上市的半导体公司为其中的大部分提供了便利。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强调技术“自力更生”是关键目标。尽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但国内公司只能满足大约30%的本地需求。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中,美国已开始利用其在半导体生产中的主导地位来遏制中国的技术进步。


2019年,美国商务部禁止电信巨头华为未经政府批准从美国公司购买零部件,因为特朗普政府声称华为危及国家安全。2020年5月,美国商务部发布了更多规定,规定使用美国制造的设备或软件的外国制造商必须获得特别许可,才能为华为设计或生产半导体。2020年12月,特朗普政府将中国最大的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SMIC)列入了黑名单。该公司表示,这将影响其研发工作和生产10纳米及以下制程尖端芯片的能力。


甚至在特朗普之后,这种僵局可能还会继续。2021年4月,拜登政府以参与中国军事发展为由,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公司加入了黑名单。MERICS智囊团的高级分析师约翰·李说:“拜登政府正在以一种更加‘规范’的方式继续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大量证据表明他们不会在数字技术问题上放宽对华政策。”


中国看到了这些最近和以前的制裁,因为美国试图通过绑架该国一些最成功的公司来阻止其技术进步。中国的技术民族主义者为之欢欣鼓舞,因为他们得到了更多证据,证明全球化存在缺陷,中国需要发展自己的本土工业。它还为国内公司与政府结盟提供了巨大的商业诱因。


几乎每家中国大型科技公司都宣布了一项与半导体相关的项目。Oppo和小米正在研究自己的5G芯片。腾讯正在投资[**]I芯片初创公司Enflame,Bytedance投资了云[**]I芯片和[**]RM服务器芯片,阿里巴巴投资了[**]I云计算芯片。


国内也有开发已存在多年的芯片的动力-从汽车到物联网设备的各种产品中使用的低密度28nm芯片。一家中国代工厂能够大规模生产28nm芯片,这意味着中国将生产所需的大部分芯片,而对外国技术供应商的依赖则相对较少。


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可能的制裁,中国公司一直在建立库存以保护生产线。中国媒体一直称其为“库存竞争”,并指出一些公司正在以高达正常价格20倍的价格购买芯片。以遭受制裁首当其冲的华为为例,它已经储备了两年5G基站和云业务所需的关键芯片。急于囤货已经蔓延全球,让供应商努力跟上需求。加上疫情大流行的影响,导致了全球芯片短缺。


半导体行业现在是一个政治化的战场,对企业和政府都有风险。仅拥有可靠的政府计算机芯片来源还不够。现在,对于每个行业,无论是农业,医疗保健还是消费类电子产品,都具有这一优势。现在,对于所有国家而言,半导体的获取都关系到国家和经济安全。


许多人认为,完全的芯片自主权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没有商业意义。“如果要变得更加自给自足,就需要专注于真正的利基市场,这些市场通常只有少数几个市场准入壁垒严重的参与者所掌控,”技术和地缘政治项目主任Jan-Peter Kleinhans说。在位于柏林的智库Stiftung Neue Verantwortung中。他遇到的最常见的误解是,人们认为国家只需要拥有自己的制造厂或晶圆厂就可以实现自治。在他看来,最好将晶圆厂视为“网络公司”,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科技公司的聚会点。即使是一点点的灰尘也会破坏电路。克莱恩汉斯说:“即使在未来的10到20年内,也不会有任何地区能够完全自力更生。”


半导体价值链的相互依存性意味着,尽管新的参与者面临着较高的市场进入壁垒,但要淘汰现有的大量参与者也很困难。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对中国企业实施制裁时,他们最坚定的捍卫者是美国半导体游说集团,他们担心自己的收入–高通公司去年11月获得了向华为出售4G芯片的许可。


Lee说:“美国半导体行业反对对所有中国公司进行广泛的出口管制,因为行业严重依赖中国市场。这直接取决于美国公司在价值链不同环节保持领先地位的能力,因为它们将大量收入投入研发,这使它们能够保持在竞争中的领先地位。”


另一个影响可能是,陷入中美之间紧张局势之中的其他公司,将试图使美国技术脱离其生产线。美国宣布禁止向华为出售产品后不久,英国[**]RM批准了芯片架构,并在美国拥有工程团队,该公司宣布其技术源自英国,不受出口管制。


对于中国而言,发展国内半导体产业将继续是重中之重。“中国的技术追赶方法通常效率低下,浪费很多。但是,它们也有效地帮助了一些公司成为行业领导者。” Lee说。“我不知道这是否对半导体价值链中的某些事情有用。” 但是,Lee认为,用替代材料制成的下一代芯片可能具有技术上的飞跃,中国政府已经表示了对此的支持。


目前在深圳一家芯片设计公司工作的刘为中国新生的芯片热潮的长远前景感到担忧。他说:“大多数芯片公司不会生存很长时间。一些真正具有创新能力并可以生存五年的企业,也许它们将像华为海思半导体一样成为巨头,但与此同时,许多较小的公司将被甩在一边。”